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 正文

特稿:福岛核事故7周年——难以抹去的阴影

发布时间:2019-09-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对于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处理,福岛县政府没有主动权,由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主导。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制定的目标是在核事故后的30年到40年完成反应堆报废工作。然而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所面临的堆芯熔化核残渣如何取出、上百万吨污水如何处置等问题依然十分艰巨。

东电公司董事长川村隆曾表示考虑将核污水排入大海,但遭到当地渔民等反对。国际社会也非常关注日本政府的污水处置方案,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等正为此冥思苦想。

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重创日本东北部地区,受灾最重的是福岛、宫城和岩手三县,地震和海啸直接导致福岛县1614人遇难,宫城县有9540人遇难。核事故给福岛带来了更深伤害,让原本物产丰饶、环境优美之地变得令人生畏,至今依然有大片土地被划为“禁区”。福岛县总人口比灾难前减少了约14.8万人,仅福岛一县至今仍有近5万人过着避难生活。

15895人遇难、2539人失踪、73349人依然避难,257吨核燃料堆芯熔化、约100万吨污染水仍难以处理,这就是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留下的相关数据。日本“3·11大地震”过去7周年,灾区复兴虽取得一些进展,但核事故阴影依然难以抹去。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说:那一天彻底改变了福岛的命运!

受地震和海啸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3号机组发生堆芯熔化事故,反应堆压力容器中失去冷却的核燃料棒在高温下熔毁,掉落到安全壳底部等地方形成核残渣。有关数据显示,在核事故中共有257吨核燃料发生堆芯熔化,熔化后的燃料棒和压力容器内的其他金属物质混合起来,总重达到880吨,如何取出这些超高辐射核残渣成为最大难题。

福岛第一核电站废堆负责人增田尚宏介绍,目前约有5000人在辐射非常高的1至3号机组附近作业,相关工作人员需最高程度防护装备。东电公司利用机器人等对1至3号机组安全壳内部进行了探测拍摄,初步掌握了核残渣分布情况,将用于今后制定核残渣取出方案。

日本“3·11”大地震7周年仍有7万灾民返乡无期

增田尚宏说,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将于2019年制定取出1号机组内核残渣的方案,并计划于2021年内,即福岛核事故发生10年后开始取出堆芯熔化的核残渣。预计彻底完成反应堆报废工作需要30至40年时间,即到2041年至2051年才有可能彻底完成。

愿意返乡的居民以老年人为主,很多年轻人特别是带着孩子的家庭已在他乡立足,不愿返回仍在核事故阴影下的故乡。很多当地居民对日本政府解除“禁区”的依据(年辐射量低于20毫希沃特)不能接受。

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以来,据芝华数据统计,全国生猪扑杀量超过95万头,今年1月份以来非洲猪瘟疫情又新发6例。当前,全国非洲猪瘟疫点发生超过100起,不过绝大部分疫点已经解禁。解禁省份增多,猪肉流通量增加。

新华社记者华义

还真有个玩笑和大家分享一下。有网友反映,在淘宝的司法拍卖平台上,河南省新县法院,去年曾拍卖过几把涉案模型枪。其中一支SVD模型枪,与天津赵春华大妈涉案的,竟然是同款。

虽然福岛县需要避难的“禁区”不断缩小,从2011年的1600多平方公里缩小到目前约370平方公里(占全县面积2.7%),但在新近解除避难指示的区域,原居民愿意返乡的寥寥无几。饭馆村在核事故后常常见诸报端,当地居民返乡率仅有约十分之一。福岛第一核电站以南的富冈町居民返乡率不足5%。

中新网成都7月26日电(记者安源)记者今天从四川省九寨沟县宣传部获悉,26日凌晨1时许,九寨沟县双河乡甘沟村发生特大泥石流,目前未造成人员伤亡。

增田尚宏说,目前1至3号机组乏燃料池中还分别有392、615和566根乏燃料棒。根据废堆中长期路线图,将于今年年中开始取出3号机组乏燃料池中的乏燃料棒,目前已在3号机组上方安装顶篷,用于取出燃料棒时防止核物质飞散。1号和2号机组乏燃料池中的燃料棒取出作业将于2023年开始实施。

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说,2011年福岛经历了地震、海啸和核事故等多重灾害,不仅在日本,在世界上也史无前例。那一天彻底改变了福岛的命运和历史。福岛县还在经受痛苦,核事故带来的多重灾害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进行时。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保险资金运用余额14.92万亿元,较2017年初增长11.42%。其中,固定收益类余额70886.96亿元,占比47.51%,较2017年初下降3.19个百分点;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18353.71亿元,占比12.3%,下降0.98个百分点;长期股权投资14769.06亿元,占比9.9%,上升0.73个百分点。

一些学校似乎正在沦为卖场。有推销书本的,有推销“思想”的,也有推销商品的。所谓推销书本,就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三流乃至末流作家,花钱出了书便迫不及待地通过关系进入学校卖书;所谓推销“思想”,即一些以赚钱为目的的煽情演说家,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幌子到学校举办讲座,今天输送孝道,明天鼓吹逆来顺受,不把学生煽得抱头痛哭誓不罢休。有的传统文化确实值得赓续,但那些道德绑架家传递的是变异的价值观,不可不警惕。至于推销商品的,报道提及的卖软件即是一例。

内堀雅雄也强调,目前福岛县受核事故影响的区域正在减小。到本月底,除了难以返回区域外,全县清除地表核污染物质的工作将全部完成;福岛县主要城镇的空间辐射水平降低到与国际主要城市同等水平;全县外国游客数量超过了地震前水平。

新华社南昌4月5日电 题:“把革命老区建设好,就是对先烈最好的告慰”——江西三湾村烈士后人的清明寄语

“这个抽出来的肥料可以直接叶面施肥,没有异味,操作方便。”咸阳市礼泉县三河村村民郑明利正在向村民们演示抽渣器的使用方法,这个抽渣器是来自礼泉县爱卫办主任陈鹏飞的小发明。

“我的前国家队队友们也都陆续进入足协工作。大家确实感受到一年多来中国足协在‘专业人做专业事上’做出的一大改革。归根结底,纵有满腔热血,我们也要从细节着手,把工作一定落到实处。”

从距福岛第一核电站大约20公里处开始,就能不时看到大量黑色垃圾袋堆积于道旁田地,这是除污染作业后堆积起来的核污染土。据日本环境省统计,截至2017年初,污染土等废弃物总量已超过1500万立方米。虽然有关方面已在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规划了一个可容纳2200万立方米废弃物的过渡性贮藏地,逐渐将分散于各处的废弃物集中保存,但最终如何处理核污染废弃物依然没有眉目。

2017年初,记者曾前往福岛第一核电站采访,核电站附近城镇和乡村早已成为“禁区”,只有一条国道公路可穿越,那里满目荒芜破败,一片沉寂中只有核辐射检测仪的报警音提醒着“看不见”的危险。

9月30日住建委公布的新政中首次将普通住宅与非普通住宅的贷款比例做差别化对待,对非普通住宅来说,购买首套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于40%,而购买二套房的首付比例不低于70%,这让不少改善性置业的购房者望而却步,豪宅项目的客源有明显减少。

马斯洛夫说:“对中国来说,开发太空即使不是头号问题,也是前五大重要问题。”他强调,中国开始研制新型火箭。

截至7月10日,长江流域湖北、安徽、湖南、江西、重庆、四川、贵州、江苏、云南、陕西等10个省(市)的625个县(市、区)遭受洪涝灾害,受灾人口约4919万,倒塌房屋11万间,农作物受灾面积4167多千公顷。水利设施损毁严重,大中型水库受损4座,小型水库受损403座,小(2)型水库垮坝2座。因洪涝灾害造成161人死亡,61人失踪,主要原因是强降雨导致的房屋倒塌和中小河流洪水、山洪灾害。

卓创资讯则表示,鉴于12月15日调价窗口开启而国家发改委暂缓调价的先例,本年底最后一次下调窗口也存在再次暂缓调价的可能。隆众石化方面表示,为了抑制石油消费的过快增长和调整能源结构,促进环境保护,国家或将再次提高成品油消费税。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调查了10个省29个地区的刑事法律援助情况。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副院长顾永忠对南都记者介绍,新刑诉法将法律援助从审判阶段提前到侦查阶段,学术界的预期是刑事法援案件应该增加三倍,而且三个阶段的分布应该大致相当。

在这次前后持续一个多小时的会议上,聂树斌和王书金的相关办案机关都作了汇报。抓捕聂树斌的石家庄郊区公安分局说没有刑讯逼供,石家庄中院说该案经过了几次审委会讨论,判决没有问题。轮到郑成月汇报时,他把抓捕和审讯王书金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其是在非常和谐的状态下交代的,他认为王书金就是真凶。

除了最为棘手的核燃料棒及核残渣清理工作外,核污水也是一大难题。在福岛第一核电站院内林立着上千个巨型污水储水罐,核污水总量约100万吨。现在每天增加的核污水量虽然从2年前的400吨减少到约100吨,但由于核污水中的放射性物质氚难以被净化,东电公司不得不持续新增储水罐保管核污水,计划到2020年将储水罐容量增加到137万吨。

新华社东京3月11日电特稿:福岛核事故7周年——难以抹去的阴影

中新网西昌11月4日电(徐国兴何玲)随着“中星2C”卫星顺利升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在新建成的三号工位成功执行了第2次航天发射任务。据介绍,新建成的三号工位满足长征三号甲系列所有型号火箭的发射要求,启用后将与二号工位交替执行发射任务,届时,发射场年发射能力有望突破15发,综合测发能力实现大幅跃升。

自2015年4月21日挂牌以来,福州自贸片区在投资、贸易、金融、事中事后监管等领域持续推进体制机制创新,推动对台旅游、医疗、文创、演艺等17个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

调查数据显示,不少年轻人期待政府养老金成为养老主要支撑来源,但却对养老金制度知之甚少。调查样本中,有超过97%的年轻人对养老金了解很少或者完全不了解。大多数年轻人认为舒适养老需要180万元。调查数据还显示,中国年轻人将目标退休年龄设定在57岁左右,并且对退休生活表示颇为乐观和向往。

他说:“在我塑造的几百个形象当中,没有出现一个日本人的形象,都是我们自己遇难的同胞、逃难的同胞、呼唤胜利的同胞。我要复活他们,要在他们逃难的过程当中,在他们临死前一瞬间的呐喊当中体现出人类共同的心声。把大屠杀当中所有受难同胞的灵魂给表现出来,就成为了人类精神的一个重要载体,而不是一个个普通的老百姓受屠杀。只有这样才能呼唤全人类反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